您现在的位置: 小记者网>教师园地
再见了,我的百草园
http://www.dongyingnews.cn  2016-06-24 10:31

  李玉柱

  大卡车拉来的土在教学楼南边的空地上堆成了几座小山,看来学校真的要扩建了。

  从教室的窗子里看出去,一堆一堆的,还很壮观呢!

  可这一堆堆的土却变成了堵在我胸口总想说出来的一些话,说出来怕矫情了,可不吐又不快,已经好几天了。况且,也许我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把它说出来吧。

  刚来学校的时候校长来听我的课,课文名字大概是六(上)的《这片土地是神圣的》。很难讲的一篇课文,我讲了一半,估计校长听不下去了,用很委婉的方式接过我的话茬讲了后一半。他讲到了我们楼南的那片荒地。说,如果我们开始建新楼,草里的动物就要搬家,离开它们一直生长的土地。这和文中印第安人的遭遇是一样的。也是在那时,他告诉我讲语文要注意把文章联系实际。这堂课让刚工作的我获益匪浅。

  从此,我也开始注意到这片荒草地。

  我发现,夏天,在荒地的东南角上会积下雨水,一次那片水洼竟然引来了一种白色的鸟。不是海鸥,是一种好像是白鹭的鸟。也许就是白鹭吧,第一次发现的时候,我很惊喜,从此我脑海里留下一只鸟在空中飞过的印象。学到元曲“一点飞鸿影下”,不禁击节。一只飞鸟滑过虚空。我好像来到它的后背上,看着风像水一样,从它的翅膀上流过去。稳稳地、自然而流畅地,飞过。诗经里一句简单的诗:“有风自南,翼彼南亩。”“有风从南方吹过,像有广阔的翅膀,掠过那片土地。”忽而有了具体而实在的形象。在那个印象里,我的心亦飞翔于无声的温柔虚空之中。

  现在,那些动物真的要搬家了吧。前两天,晚上下了晚自习,我还看见一只刺猬在沿着宿舍楼的墙角爬。一开始吓了一跳,再看到它尖尖的嘴和爬行时蠕动的身体,不禁莞尔。我没打搅它,赶紧离开了。我想起有一年夏天,我的两个学生从教学楼转到后花园,拎了个纸袋上来,我一看就有问题,拦住他们,往里一看,里面装了一大一小两只刺猬。我训了两个人一顿,命令他们去把刺猬放了。

  那片荒草里真的有许多生灵呢。

  这学期初下雪,下了课我向外一看,就在楼下有一只大而肥的鸟,纺锤形的身体,美丽的羽毛。我马上招呼学生安静地过来看。他们眼尖,在草丛里又发现一只。后来,我们都觉得那应该是野鸡。学生们还告诉我一个名词:雉。我总觉得这野生的大肥鸟比我们的家鸡漂亮,我没有问学生的意见,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想法。

  今年雪迟,上学期末下了一场,这学期初又下了几次。下雪时我会任性一下,把教室的窗户都打开,教室里暖气很足,外面的风又很小。我就那么静静地等待着,看雪。飘飘洒洒的雪花翻滚着从天而降,紧了,疏了。窗外全是灰蒙蒙的白色,我坐在教室前面,看着有的在看雪,有的在读书,有的在若有所思地安安静静的学生,我好像听到了雪的声音。听雪,听见有六个角的雪片在空中和其它雪花的碰撞、破碎;听见从遥远的远方飞来的雪片轻轻巧巧地飞进窗户又轻轻地落在窗沿上,消融的像一个问候;听见雪花结着伴在从产生到降落这一路上唱着的每一句歌词。我的心不由得在这荒原的雪地上沉静下来。“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古人的雪飘了千秋,又飘了千秋,飘到我们的窗前了呢。

  这片荒原,也是学生们的百草园吧。虽然因为怕他们进去受伤,我教训过他们很多次,但总有人会去芦苇丛中做一番探险。他们会知道我在训他们的时候其实羡慕他们吗?也许永远不会吧,但我从中享受的快乐并不次于他们。

  啊,想不到写了这么多,已经十一点半了,再不睡觉明天又得昏沉了。写了这么多,心里轻松了许多,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总觉得,那片荒原要离我远去了,写下些文字,能作为你的祭奠吗?

  谢谢你的陪伴,再见了,我的百草园! (作者系东凯实验学校班主任)

稿源: 黄河口晚刊 编辑: 郭辉
 
 
·四季的灵魂--晨阳学校 赵怡然
·书犹神也--晨阳学校 蒋嘉璐
·“小猴头”--晨阳学校 蒋嘉璐
·我的愿望
·中秋节的感悟--晨阳学校 蒋嘉璐
 
 
东营网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服务
通讯地址:山东省东营市东城府前大街73号  东营网  邮编:257091
电话:(0546)8332890  传真:(0546)8318542
东营日报社 版权所有(C)鲁ICP备 05023236 号  鲁新闻备案号:201054601